Facebook English 研究成員 舊版網站  
首頁 > 討論記錄

報告主題:談日照中心的老寶貝們
報告人:楊怡珊(財團法人怡仁愛心基金會執行長)
報告類別:人老傳播
時間:2015.10.03
地點:傳播學院207
2015.10.03人老傳播研究群會議紀錄
報告人:楊怡珊(財團法人怡仁愛心基金會執行長)
談日照中心的老寶貝們
 
關於桃園敏盛醫院
 
民國64年父親離開台大醫院回鄉開設僅有17床的楊敏盛外科醫院,後來逐漸擴床。當我回到父親的醫院服務,配合桃園縣政府的政策,成立第一個老人日照中心──「財團法人怡仁愛心基金會」,宗旨是尊嚴、長壽、健康、快樂。
 
而開啟老寶貝故事的另一個小女孩是我的女兒。爺爺奶奶們都會把她當自己的孫女。後來跟她的班級導師洽談,帶領全班辦了一個活動,早上表演才藝,中午跟老寶貝一起做手捲,老人午休時把照片洗出來。畢業時再度回去跟爺爺奶奶一起過畢業季,長輩在小朋友去之前花了兩周做手工畢業帽送給小朋友。除了老人服務,我們還有青年志工的培訓和媒合。
 
提問
 
芸:我爺爺會不好意思浪費我們的時間,像小孩子,身體狀況跟意識跟青壯年很不同了。
楊:桃園的日照較易切入的是「社區關懷據點」。我在想,到底有哪些東西可以帶入社區,很多社區有好的場地可做規畫,讓他們一周一兩天接觸外面的人。輕、中度老人多在日照中心,八點待到六點,但若沒有政府補助,其實很難經營。
仁:「托兒所」改成「托老所」,兩者或可放在一起。
楊:我也在想,家裡小孩長輩可一起去、一起接,但因兩者管轄機構不一樣,還需時間。
仁:現在聽起來照顧老人還複雜一點。
楊:空間也是問題。我們日照中心的建築物是三層樓,最多只能收到六十人,但醫護比例是固定的。
心:家屬要怎麼挑選適合的老人機構?
楊:要看它願不願意讓你(家屬)進去看?能否讓你進去陪伴長輩?還要醫師鑑定是輕中度的老人才能去。
仁:老人要自己願意去?
心:有些老人會排斥去日照中心,政府有無相關宣導?好像只有記錄片。
楊:我們是官辦民營,當初政府單位的確承諾會轉介長輩進來,但日照中心成立後就覺得是我們的事了。其實很難仰賴政府,他們頂多幫你做個影片,之後都得靠口碑。
仁:敏盛醫院有沒有做些公關,讓桃園民眾知道這裡的效能?
楊:我們現在有在做「醫養護融合」。以前覺得如此融合理所當然,但醫院是衛生局管轄而長照中心是社會局管轄,兩者有時會「搶個案」,讓我們夾在中間不知怎辦。
潔:實務經驗上有很多理想可以由老人傳承經驗給小朋友。我最近在看坪林也有在做這樣的結合,猜測未來可能有這種趨勢。培養老人的才華,不知道可不可能由老人照顧老人?桃園也有很多客家文化,客家文化是不是也能融入其中?
楊:老人服務老人我覺得是可行的。老人可分兩種,一是有錢有閒又健康,我們現在照顧的是「亞健康」。我想走入社區就是因為社區中有些健康長輩,我們想挖掘有才能的長輩。例如之前進入社區推廣園藝時,有個長輩就出來教我該怎麼做。我希望能激起他們的反應,讓他們願意來。至於那些需要照顧的長輩,我們要先找出「被服務的人」,要找出常年「關在」家中的人,還要讓他們願意走出來。
仁:我想問問羅老師,他專門做失智老人的研究。失智老人有沒有東西、知識可以傳承?
羅:我弟弟常年關住宗教信仰,發現神父、修女很晚得到失智症。之前時代雜誌報導,有個一百歲的修女並無失智。或許可以假設:宗教能讓人發生失智較晚,即使一旦失智,也會急速下降。我弟弟說,能讓發病時間延緩,就能減輕社會的負擔。發病其實有歷程,且須在前期階段鑑定。有種症狀叫做「主觀認知缺損」,有15%可能會發展成輕度認知受損。這些人退休前在他熟悉的業務範圍內還是可以做的很好,前提是必須沒有那麼快惡化。我稱之為「認知的資本」(相對於社會資本、文化資本),可將經驗在退休後繼續活化。像是慈濟的老人志工也像傳承知識能量,傳遞正向能量,對老人來講,很需要這些正面新聞。
彥:我補充一下照顧外婆的經驗。杭州有個街區,旁邊有個長青院,地段很好,也有全省最好的醫院,但進去覺得特別悶,還住不滿,一開始以為是老房子改造的緣故,後來發現他們捨不得開冷氣,還規定其他東西一定要自己買,因為是政府的參觀工程。所以政府介入有時可能是阻礙,會有反作用效果。而我外公不肯去養老院,因為他看了很多養兒防老的廣告。有沒有養老觀念的建議?媒體若能在宣傳上有所突破,除了親友間的交流,大部分就是看電視了,但電視比較多養兒防老的觀念。且有很多家庭需要全天照顧,是很大的負擔,有沒有想要拓展這方面業務?
楊:敏盛醫療體系有其他安養、養護、護理之家、日照機構。我同意電視真的要多播在安養機構過的很好的生活。
下周連假停開會議
下下周報告:楠楠
下下下周報告:叉子老師
暑假作業做好仍可寄給臧老師

本網站為老人傳播研究網所有,網站連結或進行轉載、複製,請知會並取得同意。
Copyright 2011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