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English 研究成員 舊版網站  
首頁 > 討論記錄

報告主題:試論「老人(人老)傳播」研究的方法學途徑:困境與展望
報告人:臧國仁 老師
報告類別:人老傳播
時間:2017-07-17
地點:傳播學院207
2017.07.17人老傳播研究群會議紀錄
報告人:臧國仁
主題一:〈試論「老人(人老)傳播」研究的方法學途徑:困境與展望〉
 
討論
羅:我觀察到,圖書館裡的老人研究的書若一字排開,早期書籍強調老人的認同,後來逐漸以「歷程」觀點研究aging。我們過去對老人認知的研究較為侷限,現在除醫療、社工、福利等領域外,也可能跟國際關係有關。
蔡:Roger師對書架上書的觀察很有趣,以前的各類書籍主題多把老人當研究對象,現在越來越多書籍把「生命經驗」當主題。當年的研究人員學量化研究,其到了五、六十歲時的研究脈絡可能改變,也就是當自己的研究到了成熟期或後成熟期,對研究的方法有了不同體認。換言之,隨著研究者自身的年齡增長,其研究方法的取捨有所轉變,常從量化變成質化,絕對跟現在研究的大脈絡有關,影響所及現今傳播領域的質性研究數量也和量化有了平起平坐。從把研究對象看成「他者」到看成「自身」,在方法上也有所轉變。因此剛才說的方法論,有什麼是沒有放在結論的?像以往的敘事行銷到今日的敘事經濟學,那方法學到方法論的總結可以如何深化?
仁:我想起以前研究群的學生說要請假去參加飢餓三十,當年的廣告描繪一位孩子在飛機上藏了人生第一塊蛋糕,我們就問為什麼是蛋糕?牛肉麵可不可以?後來討論結果非得是一塊蛋糕,從那年開始我們開始了敘事研究。
羅:我想到黃春明小說《兒子的大玩偶》書中〈蘋果的滋味〉講述窮人被撞,在醫院內收到一代蘋果。「蘋果」這個符號反映了早年美援的背景以及窮人生活脈絡中鮮少出現的奢侈品。
蔡:裏頭有東西跟時間有關。
許:現在小朋友都吃過蛋糕,豬油拌飯反會勾起小時候的回憶或和阿嬤間的故事。
仁:像現在大家都在追尋「古早味」。
許:像我們之前提到的互敘性,一個鉤子勾起另一段敘事,召喚曾經面對的經驗或情感。要召喚個人情感此是難以用過去的研究方法達成,透過敘事方法論較為接近、可連結。

主題二:「我還能做什麼?」:尋找研究者的「人生第二春」生命故事
報告人:臧國仁
主題:何謂退休、退休生活為何、退休人士如何適應退休生活、退休後的生命故事有何學術研究價值、其是否屬於「傳播研究」範疇?
盧:我想像的退休就是到處遊山玩水。
尹:早上起來泡茶、起來唱歌、下午打球……
孫:首先應該探討什麼是傳播研究?
仁:為什麼傳播領域沒有人做退休研究呢?我自己的經,任職某科技公司總經理,近來年屆七十退休而難以適應。
蔣:跟我媽很像,我媽還有幾年退休,但她現在就在找工作,想接翻譯的case。
仁:太多老人想做志工以致現在都找不到志工的「工作」機會了,。
芝:我是志工督導,有一百多位志工,名額已滿但還是有很多人來應徵。
許:我阿嬤從來沒有工作過,完全無法適用這個研究的設定,他晚年生活的「休閒」就是過去休閒習慣的延續。
仁:上述研究的研究者陷入老年理論所談之年齡偏見。本研究則旨在蒐集不同退休者之生命故事,藉此豐富有關退休生活之實錄,進而推展更多相關研究。
琰:問題意識在圖裡面,「調適」應是重要關鍵。
仁:陳瑜考上研究所也需要適應,每個階段都要適應。適應期是這篇文章要討論的事。像Erikson提出每個階段都要調和。劉爹你適應了嗎?
劉:因為一些變動使得生活整個大亂,經常是身體出了狀況時覺得不行,要調整。像會心悸,突然會覺得不是我這個時候會遇到的事。
仁:你們有嗎?你們會大哭嗎?
爹:換工作後全都好了。原本在餐廳工作,有房租壓力,因現實壓力又去做保全,日夜顛倒,身體出現心悸的狀態。後來決定不為錢這樣下去,剛好有朋友在清境農場開民宿,一邊幫他一邊調整身體。
仁:妳讀博一時很辛苦,一天哭幾次?
孫:三、四次吧,過資格考後才比較適應。
仁:調適很重要,我自己靠走路,否則在家裡會覺得無事可做。我這半年經常帶蔡老師遊山玩水,但總要回到家裡,你們會每天遊山玩水嗎?
許:遊山玩水過去農業社會春耕、夏耘、休收、冬藏,沒事時去「進香」的生活。那是學術殿堂的問題,並非寫論文寫不出來的問題。
仁:我博士班念了七年,前三年修課,後四年寫論文。剛回政大教書時,一學期教八門課,根本連想要調適都沒時間。就這樣熬過來,生理的調適和心理的調適都是這樣過來。
許:我們身體本來就有些問題,我們沒有關注自己的身體或家庭,離開工作崗位後才有時間看自己的身體或家庭,才被放大,但其實一直都在。
仁:「人生」本來就是問題所在嘛,走在裡面時沒感覺,所以才要談「後設」。我現在才能回頭說我博士班。熬過去,心理正常、身體健康才能熬過去。現在大家知道怎麼處理退休嗎?為什麼沒人研究退休?年輕時沒人想到,但退休後不會想要回去研究退休了。我要感謝研究群,來這裡聊聊天才能延續我所擅長的事情。
尹:傳統社會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平面式的,退休後還是都在同一個生活圈。但在立體的【都市】社會結構裡有權力結構的問題,因此退休後才會覺得被排除在社會結構之外。因此討論退休要先回到結構,不能拿一結構套用另一結構,鄉村社會與都市社會都不同。
仁:都市裡退休的這群是問題所在,退休後就要從立體結構後回到家庭。我把退休分期,退休初期的適應期很重要,調適每個人不一樣。
王:我們都是問題導向,小孩有問題或家裡有問題才一起去處理,不會有那麼強的情感依戀。剛剛提到「工作第二春」,不同的人對「春」有不同的意義,每個人掌握生活的主控權,去調色、拼盤。我在飛機上遇到一位仁兄,他的退休轉換非常好,跨越地理位置、還寫書。這個人的人生是很拼盤的,他的春天可以做為借鏡。
 
下次開會時間:814日(一)10:00,由蔡琰老師和尹崇儒報告。
 
以下是叉子老師的補充:
在講義圖1部份,我蠻欣賞這張圖的。或如家庭傳播也與社會情境相繫,如王偉忠的紀錄片《偉忠媽媽的眷村》(https://www.youtube.com/watch?v=wJ08-Q_CYik),即訪談王媽媽、眷村朋友們。另王偉忠的姐姐也出版《偉忠姐姐的眷村菜》食譜。
家庭傳播透過再述、不同角色視野的互敘(其後的【寶島一村】也加入王偉忠的觀察),轉為社會討論的議題。或許在家庭傳播、生命故事歷程裡,媒材、跨媒介等敘事資源(甚至是定位的話語權),也都蠻值得延伸。
  《偉忠媽媽的眷村》即是家庭傳播透過再述、互敘,很值得探索。例如老人的故事如何鑲嵌在大時代,從個人故事轉為公開展演的一部份。或許在家庭傳播、生命故事歷程的轉述,也是另一層跨媒介分支的開始。
叉子也很同意老師、學長提到的,正面面對老年的概念。或許不同媒材(包括展覽等),都是透過不同管道/媒材,提供翻轉的可能。不論是「老人」或「人老」,或許都與「活在當下(real moment),安於未知」相關。
 「老」比較像是生命的時間刻度,但刻度的意義、詮釋是個人賦加的:)如果回歸到「老」的概念,意味著歷史價值,也代表潛在商機。叉子日前拜讀18世紀的老故事,它已經有了七百多個版本。老故事改編方興未艾,也吸引很多熟齡大人重新擁抱老故事(購買復刻版的公仔等)。
 
Roger老師的延伸:
 
臧哥上次報告的兩個主題:「老人(人老)傳播」研究的方法學途徑、「我還能做什麼?」:尋找研究者的「人生第二春」生命故事讓我想起去年夏天也曾和大家一同前往科教館參觀「親愛的,我老了:與時間對話」特展。
該展覽文宣提到:「翻轉看生命的角度,讓『老』成為一種態度」,我覺得好像正好呼應了臧哥琰姐的研究方向從人老傳播延伸到敘事傳播。也就是說,如果「老」或「生命」成為一種態度,那麼「翻轉看生命或看老的態度」就是敘事的精義所在,兩者其實密不可分。
我們過去受到文化、風俗習慣與政治法律的影響,在說起任何人(包括自己)的生命故事時難免抱持一種比較僵化的態度,但敘事傳播的正向影響或許有機會讓我們聽到各種不同溫暖人心的故事,也因此人生的春天不會只有一次,在正面故事的引導下可能會有「第二春」、「第三春」…,因為人生到何處才是盡頭,沒人知道。哈哈哈我突然覺得自己好像哲人一樣><

本網站為老人傳播研究網所有,網站連結或進行轉載、複製,請知會並取得同意。
Copyright 2011 All rights reserved.